羅田縣交通局報銷2張睡衣發票,價值9820元;黃岡市煙草局召開5次會議,共開支橫幅、水果、煙水等費用30多萬元,相當於一次會議用6萬元……23日晚,黃岡市第六期“百姓問政”劍指“四風”問題。暗訪短片曝光的“蛀蟲”啃食三公經費醜態,讓現場問政的老幹部怒批“良心去哪了”。(9月26日荊楚網)
  看到此則新聞,筆者不免想到這樣一句俗話:“崽賣爺田心不疼”。一個交通局居然用公款報銷2張價值9820元的睡衣發票。相信民眾和我一樣,苦笑之餘百般疑問,9820元的睡衣是給誰買的?是辦公穿還是下基層穿?這是“工作服”的範疇嗎?為何反四風甚嚴的當下,尤其是對公款消費規定越來越細,越來越嚴的今天,還有這樣明目張膽的違規?國家相關禁令為何如此不堪一擊?難道真是一個“公”字作祟,是“一畝三分地”監管之殤?這樣的事件我們的紀檢監察部門真該好好查查。
  其實時下,借檢查、考核之名,接受被檢查、考核單位的公款宴請;借開會之名,暗箱操作鋪張浪費;借考察之名公款旅游等已然成為某些官員的“生活習慣”,成為公款吃喝“助動器”。就拿本案來說吧,2張睡衣發票,價值9820元,那簡直讓我們已故領導人毛澤東一件睡衣補73次、穿20年頓然失色。或許有人要說,時代進步了,用不著這樣。但張伯行《正誼堂文集》中所載:“一絲一粒,我之名節;一釐一毫,民之脂膏。寬一分,民受賜不止一分;取一文,我為人不值一文。誰雲交際之常?廉恥實傷。儻非不義之財,此物何來”!你們是在用公款損害為官所要的“清廉知恥”之德,踐踏公信力。
  一個個“蛀蟲”被抖摟出來,正好應驗了吳兢《貞觀政要•貪鄙》唐太宗語:“若徇私貪濁,非止壞公法、損百姓,縱事未發聞,中心豈不常懼?恐懼既多,亦有因而致死”。毋庸置疑,在十八大後因為公款問題而“落馬”的官員的確不在少數。究其原因,與單位經費不公開、不被監督不無關係。很多部門、單位把公用經費當作自家的“一畝三分地”,想怎麼花就怎麼花。什麼吃喝報、官員送禮的錢報、買衣服報、買傢具報等。就像早前報道:汕尾市一女副市長連女人用的衛生紙都報;原安陽市金利實業發展公司經理,嫖娼被抓,被公安部門罰款1萬卻拿到單位報銷等。都是在領導幹部大筆一揮之下,讓公款中飽私囊,為自己的私利買單。
  其實公款報銷“城門失守”的另一方面原因還在處罰的無力。因為多數時候此般行徑最多只會受到黨紀政紀處分,而不被當作犯罪行為受到法律的嚴懲。揆諸以往,就算有再多的文件、禁令也如廢紙,就好比好看不中用的花瓶擺設,如何能產生約束作用和震懾效果?
  如果說要杜絕像“2張睡衣發票,價值9820元”事件再次發生,還須從制度入手,斬斷私用、濫用公款的“黑手”。更要從公共財政的角度來遏制公共資源浪費,通過更透明、更詳細的預算決算制度,實現“三公”消費公開化、精細化,管住亂花錢的手;要通過健全權力的分解、制衡機制,避免領導幹部尤其是“一把手”權力過於集中,規範職務消費,使公款流向更加合理,管住亂簽字的手;要完善社會監督、舉報機制,加大對違紀官員的查處力度,鏟除“節日腐敗”滋生的社會土壤。因為公款一旦無法私用、濫用,公款亂用就失了“源”和“根”。
  文/餘志勇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“穿萬元睡衣的領導”真該好好查查)
創作者介紹

StarLight

lgjld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